一份酸辣藕尖谢谢

看到这张图突然想写的小片段

    黎簇在医院的病床上睁开眼时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    在接近夏日的时候,他和吴邪终于将所有拖欠的事情处理完毕,也顺理成章又别别扭扭地成为了恋人。
    此时,黎簇正坐在吴山居一隅的凉亭里准备着高考前最后的复习,可经历了那样的冒险怎么还能静下心来,少年在聒噪的蝉鸣声中逐渐走神。他想起前一天晚上风吹过树叶飒飒的响声,以及吴邪伏在他身上动作时那好听的低喘,想起吴邪给予他的,一层层叠加的快感。少年的脸颊上染了层薄红。
   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将他的意识拽了回来,黎簇惊讶地抬起头,看到吴邪正向自己走来,含笑望着自己。这让黎簇愈发为自己刚刚的回忆感到尴尬,他甩甩头,想把那些羞人的想法抛开,却又开始期待越来越近的吴邪能给自己一个甜蜜的吻。
    但是这个吻得到或得不到又有什么关系呢,反正来日方长。